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《木老虎》上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15 阅读:

  当时,我已经在农村生活了两年,修心养性不假,可是生活拮据,就在此时,互联网圈的几个大哥大联系上了我,意思是可以借鉴纵贯线的做法,强强联合,连续搞上10场千人峰会,每场峰会每人至少可以获益30万。

  因为,我属于圈内最保守的一个,说得好听一点,就是对读者最好的一个,从来不卖东西给大家,同时又是铁杆粉丝最多的一个,特别是我回到农村以后,过上了田园生活,暂且不说爽不爽,至少戳痛了无数人的心,因为这是N多人梦想的退休生活,我先过上了。

  我一下台,瞬间被包围了,上百人排队合影,这是其他讲师没有的待遇,太疯狂了,最疯狂的还不是这一点,是我问大家,谁是为我而来的?现场2/3的人站了起来。

  我走到后台休息区,有个女生走过来,递了一张名片,XD牧业的,他们想进军互联网,问能否让我给推广一下,或策划一下,或指点一下。

  XD牧业名气太大,我觉得做不了,就推辞了,后来这个业务让另外一个讲师接去了,30万的策划费。

  其实,后来我就明白了,哪怕我要价30万,给写个策划报告,或者只在日记里写写,人家也会给的,30万对于他们而言,算啥啊?

  我下台离场,刚进电梯,跟进来一个美女,谈不上很漂亮,但是特有气质,记者,她不是想采访我,而是想找我聊几句。

  她说:“你讲的真好,你最打动人的其实就是你的紧张,给人特别真实、很纯朴很天真的感觉,你是没有丝毫演讲技巧的,越是如此,越打动人。”

  晚上,她带我去吃饭,叫什么格格府,总而言之,很隐蔽的一个饭店,里面是个独立的四合院,门口还有个挂炉,里面烧着果木,上面吊烤着鸭子。

  其实,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也许是单纯的崇拜?但是凭她的职业和阅历,什么高人没接触过,她咋可能盯上我呢?

  泡了温泉,她又带我去看汽车电影,那时貌似也不查酒驾,我们买了一些烤串,在后座上喝啤酒,电影是《敢死队》,不过我没啥兴趣看,另外有些累了,一边喝酒,慢慢就睡着了,而且还依偎在了她怀里。

  我说:“观众是朝向舞台的,不管是谁站在那个台子上,都可以获取掌声,都可以获取尖叫,都可以获取投怀送抱,与你是谁无关,只要你登台了,你就可以获取这些。”

  给我打电话的这个人叫孙强,山东德州人,开了一辆卡宴,孙强一看就是个粗人,五大三粗的,戴个大金链子,纹着身,而且努力地用衬衣遮盖着,是他低头夹菜的时候,我从领口瞄到的,应该是一条龙,胸口全是青色的。

  跟孙强一起来的,是一个瘦瘦的干练的中年男子,衬衣西裤,戴个金边眼镜,谈不上高雅,至少给人感觉像个白面书生,话也不多,特别谦虚,他很善于聆听。

  这个瘦瘦的男人叫寥国,河北HN市(化名)人,做红木家具的,跟马未都关系很好,还有他们俩吃拉面的合影,看来关系真不一般。

  寥国说:“我们想把红木、古玩之类的搬到互联网上来,但是我们又不懂,所以来参加互联网峰会,是来找老师。”

  我说:“不要,不要,太多了,其实我一共只需要9万块钱,今天已经够了,我想买辆捷达,他们每个人赞助了我1万,我也没有压力,他们也没有压力,我帮他们宣传,他们支持我梦想,足够了。”

  寥国说:“我给你这十万块钱,你别有压力,我不需要你做宣传,也不用你做策划,纯粹是想认识你,交个朋友。”

  他们在北京有一家KTV,带我去唱歌,在办公室,我看到了寥国跟N多演艺界名人的合影,看来这哥们的确牛B。

  以前,虽然住在农村,但是偶尔也会有接待,也会去KTV,若是特别铁的兄弟来,也会喊着公主之类的陪酒,但是我们那边的公主多是浓妆艳抹,就是走在大街上,一看就知道是公主或小姐。

  真的像学生,甚至你觉得她们并没有化妆,当时我就想到了一句话:现在的小姐越来越像大学生了,大学生越来越像小姐了。

  我明白他的意思,但是我拒绝了,我把这一切理解为对我的考验,不是说男人之间合作,都是先这么试试吗?

  喝多了,一觉睡到了上午10点,摸到手机,发现有条未读短信,是个陌生号码:董老师,睡了吗?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,方便吗?

  那时,我结婚不久,对于婚姻,我是失望透顶了,因为飞扬跟我回农村以后,就成了一个农村小媳妇,说话嗓门大,也没啥文化,整天就是在家上网,无事可做,咋可能跟这些有事业心而又婀娜多姿的美女相提并论呢?

  这场峰会之后,我买了一辆捷达,开始环旅中国,我为什么要环旅中国?其实主要就是为了逃离家庭,我总是问自己,为什么要结婚呢?

  我一共接到了十万元赞助,我计划用一年的时间来偿还他们,每个广告赞助,我推广一个月,还剩两个月,咋办?

  我说:“2009年年底我才结婚,结婚的时候我身无分文,2010年刚刚有点积蓄,但是也不超过10万块钱,现在一年理论收入30来万,但是能剩到手里的,也就是三四万块钱。”

  明白了,她的意思是让我做安利,然后再让读者跟着我做,也许是当时对直销有偏见的缘故,我拒绝了她。

  我毕竟拿了寥国1万元赞助费,我要去拜访他,我的意思是写写采访录,帮他推广一下业务,哪怕帮他卖上一套红木家具,也很牛B呀?

  甚是隆重,奔驰S600在高速口接驾,直接去了他的私人庄园,特别偏僻,在一个河边,类似农业生态园的概念,自己种的蔬菜,自己养的猪,当天因为我去,专门杀了一头猪,别看做的是家常菜,但厨师全是来自五星酒店。

  看似无从下筷,其实厨师早就用刀把肉给分割好了,用筷子一夹就下来,那是我吃过最香的猪肉,太香了,原来家常菜可以做得这么美味。

  他说:“酸枣是可以深加工的,做成饮料和保健品,就是可以输出终端产品,另外这些酸枣树属于小品类,树干比较直,可以直接做成拐杖,属于的原木拐杖。”

  越想越觉得自卑,咱过的啥日子啊?梦想竟然是30万/年,人家可能一个月的接待费就不止30万……

  在HN市(化名)玩了几天,寥国带我参观了他的红木博物馆,还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和老婆孩子,总而言之,我们成了亲密无间的兄弟。

  我很崇拜他,发自内心的崇拜,而且他对我太好了,人家这么有钱,还天天陪着我,如果他晚上有应酬,他就安排副总陪我,就是孙强。

  我说:“不是没有套钱手段,而是我不想那样套,例如搞策划,搞培训,的确可以瞬间使我赚到几百万,但是我会良心上过不去。”

  他说:“你知道中国的税为什么是隐性的吗?就是取之于民,而使之不怒,你需要的是一个隐性的渠道,悄悄的就把钱赚了,平时你只负责笑就行了,无需跟任何人谈生意。”

  他说:“你跟其他讲师不合,因为你嫉妒他们,一方面你看不上他们的套钱手段,另外一方面又嫉妒他们的收入。”

  我说:“寥哥,以后有生意,正规的、可以多赢的,希望想起我,我有推广优势,你要相信我写软文的能力。”

  我去环骑海南岛,偶遇河北的骑友,其中有个队友是HN市(化名)的,司法系统的领导,不过也快退休了,其实已经半退休了,否则也不会有闲心出来骑行。

  寥国果然很给我面子,派了一辆丰田商务车,把我们从机场直接接回了HN市(化名),并且在庄园安排大吃了一顿。

  唐队说:“小董,我给你说个事,说多了你也别往心里去,除了你父母对你以外,任何人对你的好,你都要掂量掂量。”

  我说:“我有数,你可能对粉丝经济不是很懂,我问你个问题,假如刘欢来了,指名让你请他吃顿饭,这顿饭要1万元,你请不请?”

  我说:“你看到的寥国对我的好,就是单纯的粉丝对偶像的好,你懂了不?相通的,包括我们一起骑行的维维,那是我兄弟,他对我好不?他不需要任何回报,就是因为我们感情好,我是大哥,他是弟弟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他说:“维维对你的好,是发自内心的,我能感受到,但我还是要提醒你,年龄优势造就的经验优势,不是聪明或智慧可以悟透的。”

  我说:“唐队,我不赞同你这个观点,我现在写的文章,只能吸引到比我更穷的人,我只有做了有钱人,我才能吸引到高端人群。”

  我说:“我们骑行的时候,青阿姨也给我提过这个建议,她是虔诚的佛信徒,对我也特别特别好,但是我认为她也不懂我,她是,老公也是,她不知道缺钱是什么概念,咋可能理解我呢?”

  接到消息,寥国连夜赶到了我家,当时我还住在农村老家,他突然出现在医院里,太让我惊讶了,这才是真兄弟。

  我安排寥哥住我们家,结婚不是有很多新被子嘛,给寥哥铺上新被子、新褥子,一次都没用过的,专门去给买了新毛巾、新牙刷,生怕人家住不惯。

  我说:“哥你不是外人,我就跟你说实话吧,我回农村,还真不是因为什么情怀,也不是想当隐士,我是没办法,在城里买不起房子,我只能回农村,否则我连媳妇都娶不上,追我的女生特别多,但是为什么选择了她?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愿意跟我回农村的,哪怕她没有文化,不漂亮,无所谓,她看得起我,我就娶她。”

  寥哥说:“我们是河北首家农产品交所,不过现在农产品交易所泛滥了,我们现在在筹备文交所,就是把文物、邮票、红木之类的搬上电子盘,到时候你可以代理一个,这些是新概念,很适合炒作。”

  寥哥说:“不需要懂,你只需要让读者到网上开户就可以了,你这么多读者,只要你在日记里适当地引导一下,瞬间可以拉升。”

  寥哥说:“不会,跟GU票开户是一个道理,他们只需要在你这里开户就可以了,买与卖是他们自己决定的。”

  寥哥说:“按照你现在的读者量,保守估计一年300万,如果运作好了,就是说大家赚到了钱,那么他们会主动地扩散和影响身边人,吸引更多的资金进来,那么可能过千万的利润,单纯的手续费。”

  寥哥说:“那就这么敲定了,能不能邀请一些互联网大腕过来呢?我的意思是让大家都做代理,这样可以把盘子瞬间盘活。”

  寥哥说:“咱家是手续齐全的,否则根本不能挂牌运营,开业那天你就知道了,领导都会参加的,互联网上的这些大腕,凡是做了代理的,我再抽出20个点给你,另外开业的时候,我带你去工商办个变更,给你5%的干股。”

  寥哥走的时候,我爹给装了两袋花生,还给带了一箱鸡蛋,都是我们自己家的,看到我爹低头哈腰的样子,我就仿佛看到了自己,真虔诚。

上一篇:《木老虎》中 下一篇:我在唱歌~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