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《木老虎》中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15 阅读:

  文交所开业那天,唐队去了,没有剪彩,只是参加了酒席,寥哥给唐队准备了一套邮票,据说特别珍贵,唐队拒绝了。

  唐队喊我参加周末俱乐部骑行,基本是海南骑行的原班人马,大家AA请我吃的饭,每人A了8块钱,这是一群已退休或准退休的老干部,是不是有些抠?

  我心想,咋心疼我呢?我好好的,正在飞黄腾达的路上,你心疼个啥劲?何况你们压根就不懂我,你们知道我是个写文章的,可你们知道我有多少粉丝吗?你们知道我一呼百应吗?你们知道我走到任何一个城市都有粉丝出来接驾吗?

  互联网这圈人,每个人拿了一个代理,但是都很虚伪,除了我,貌似他们都没有推广,只有我在摇旗呐喊,我心想,你们咋拿了别人的礼物不感恩呢?至少也要配合着吆喝几声吧?!他们没有!

  寥哥说:“虚拟买卖,就是创建一批账号,他们内部之间自由买卖,资金虽然有来往,但是整体为0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开业那天,也许是太忙的缘故,寥哥没有提去工商办理股份变更的事,我也没有提,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要,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,咋好意思再伸手呢?

  寥哥说:“你要让读者觉得这是你的电子盘,而且你要有意无意地推荐一些走势,要让他们赚到钱,至少前期要赚到。”

  我明白了,就是我在济南装修一套门面房,给读者的感觉是我自己做了一个文交所,让大家感觉跟着我有肉吃,纷纷在这里面捞金,同时我释放一些信号,暗示一些价格走势,让读者赚到钱,这些钱是赚的其他散户的。

  考虑过,但是又一想,多虑了,公司所有手续是合法的,有发改委备案的,并且由工商银行做资金担保对接的,所有读者是跟公司签的协议,不是跟我,我就是郭美美,说白了,就是自己安了个头衔而已,只是个业务员。

  我有个师兄,叫黎仕禹,十大股神之一,我们俩怎么认识的?我们的编辑老师是同一个人,我们俩成名是被同一个人运营出来的,王晨霞是第一个,黎仕禹是第二个,我是第三个,我们的编辑老师有个特点:只打造新人。

  他手里有过千万的资金盘,但一般,他也略有惆怅,我的意思是喊他把资金挪到我们盘上来,我又不会坑他,他相信我。

  我说:“读者只会赚钱,不会亏钱的,因为我能拿到内部消息,也不是明确的内部消息,很模糊的,另外我有这么大的读者群体,我推荐哪个,哪个就涨,等于我把这群散户做成了庄家,吃的是别的散户。”

  他说:“当虚拟资金参与具体买卖的时候,你考虑过风险吗?假如盘子一共有2个亿,但是盘子已经被虚拟资金给炒成了10个亿,大家一提现,盘子接着就崩了,结果是谁也拿不到钱。”

  我说:“廖哥说过,虚拟资金只是起到了活跃氛围的作用,类似网络游戏里的僵尸帐号,纯粹是群众演员。”

  他说:“偷偷地建议读者提现,你把佣金拿到手,把公司关门,安心写文章,别想这些蹊跷事,你相信我一次,如何?”

  我说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只是觉得我没有掌控力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我真的把你当恩人,现在你就是让我替你挡刀子,我也二话不说。”

  寥哥说:“这样如何?我给你单独开辟一个盘,专门做红木,可以有实物交割的,这样不会出现虚拟资金,例如你买了2吨巴西花梨,你随时可以交割,行不?”

  2011年5月份,我们在济南的大学同学小聚了一下,孙梅也去了,曾经的同桌,在济南一中教了五年书,辞职到一家贸易公司做文员,不知道她怎么想的。

  我带着孙梅专门去了一趟HN市,我只是想让她知道,这是一家有实力的公司,集红木家具、农业生态园于一体的大型实业公司。

  孙梅很满意,最让她意外的是董事长对我这么尊敬,这是她真没想到的,当年的小董子咋这么有魅力了?

  孙梅归寥哥直接管理,寥哥安排孙梅从网上下载文交所的一些交易明细和规则,修改为适用于红木的,然后寥哥再审查,再提交给相关部门审核。

  需要先活跃氛围呀,寥哥给了孙梅一批虚拟账号,让她在虚拟账号之间自由交易,把市场活跃度做起来。

  读者尝过甜头了,一窝蜂就进去了,而且大家坚信我是帮他们赚钱的,如果我想坑他们一把,上次咋可能会偷偷地劝他们离场呢?

  让我单独做红木分类,我还是略有担心,生怕有什么阴谋,毕竟我进不了后台,万一虚拟资金参与交易呢?

  红木盘开张,我带领着众读者进去了,短短一周,就进驻了2000多万的资金,我们在整个盘面上有绝对的主导力,从理论上讲,红木持续上涨是必然趋势,因为红木属于稀缺资源。

  很巧,赵德发老师想写一本关于红木炒作的书,书名暂定《木老虎》,恰好我在做红木的电子盘,他就来找我采访,我带着他去福建、云南参观贸易商、加工商,当然也去了HN市,去参观寥哥的公司。

  很多人都想投资红木,却望“木”兴叹,手里只有三万两万的资金,咋可能买得了红木呢?但是电子盘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我跟寥哥专门跑到日照,去赵德发老师家里拜访,一方面是为了送礼,一方面是为了打探新书进展,有没有把我们写到书里?赵老师的读者群体是40岁以上的,社会的中流砥柱,有钱人,得到他们,就得到了资金,赵老师写我们,就是把信任转嫁给我们。

  从日照回HN市,寥哥有些失望,我原本想让他在济南停留一天,主要是想问一下如何给我结算?我要的不是账面数据,我需要真金白银,账上我每个月有30万的手续费,可是我拿不到啊。

  孙梅上班三个月,寥哥那边也没有给发工资,我表面上很牛B,其实我也没有钱,而且当时我还在做旅行,开着破捷达满世界跑……

  宋佳是山东政法学院的老师,老公是做牙科医院的,宋佳从读书的时候就很听我的话,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班长,她对我天生就有着敬畏心。

  2011年5月20日,我生日,那天电子盘成交尾数正好是520,我还专门截了个图,晒在了QQ空间……

  我说:“没有,这个盘是我自己的,所有的会员我都能看到,都是真实的,有11个账号,里面是虚拟资金,但只是它们之间彼此买卖,不影响大盘。”

  我说:“我过生日,他们约好凌晨零点去回复,几乎是在1分钟内刷了1000多条评论,你不懂他们的忠诚度,就如同我喜欢纵贯线一样,是不需要理由的。”

  她说:“咱山东出过N起类似的案子了,一旦涉及到群众投资,都是大事,我建议你要谨慎,因为所有人投资的理由不是因为这个电子盘,而是因为你,他们是认为投资给了你,你懂吗?他们并不知道寥国是谁,他们只知道懂懂。”

  我说:“红木持续上涨,咋可能有问题呢?除非平台发布公告,例如提升保证金之类的,会立刻影响大盘走势,否则一切都在我掌握中。”

  她说:“小心虚拟资金,咱山东几个电子盘都出事了,电子盘运营公司多会设立虚拟资金跟散户对赌,他们是可以看到底牌的,很容易操纵牌局。”

  2011年6月19日,公司发布公告,调整保证金,从20%到30%,涨跌幅从5%调整到18%,开盘即暴跌,就在此时,有量的吃入,谁有这么大的资金量呢?

  不会!他说过不干涉我们的这个盘子,若不是虚拟资金,那么一定是真金白银进来了,要跟我们对着干。

  这个场面使我想起了《子夜》,我觉得肯定有人在操盘,寥哥被我首先排除了,那还有谁这么了解我的动态,而且又有这么大的资金实力呢?

  我瞬间想到了他,没有3000万不可能如此任性的操纵,毕竟我们盘子小,他熟悉我,又有这个资金实力。

  2011年7月18日,盘面价格连续拉升,我觉得自己已经操纵不了整个局面了,电子盘的涨幅完全背离了红木价格曲线,整个电子盘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操纵着,我建议大家抓紧离场……

  我急忙打电话给寥哥,寥哥的答复是工商银行系统升级,一周后恢复正常。我又急忙安抚我的读者,让他们耐心等待,大不了我带着大家杀到HN市,讨回公道。其实自始至终,我一直都是站在读者这边的,我生怕他们亏了钱,我是怎么想的?一旦有什么闪失,我就带着大家去维权,毕竟人多、心齐,声势浩荡。

  寥哥那边贴了一个公告,大体意思是:山东区域分公司属于无照经营,与总公司不是从属关系,懂懂也不属于公司员工,副董事长头衔属于杜撰。

  寥哥说:“你先安抚好你的读者,别闹,我只是资金周转困难,但是我有土地,有实业,钱不会少了大家的。”

  果然如宋佳所料,大家跑到我家来追债了,媳妇带着孩子躲到上海去了,父母躲到亲戚家去了,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,门上也被喷上了还钱之类的字样……

  我说:“有一个,在成都,我的铁杆女粉丝,对我百依百顺,还在读书,炒邮票我帮她赚了20多万,她不会出卖我的。”

  她说:“我推测这个事崩盘了,整个盘子就是你们的2000万,但是他们使用了3000万的虚拟资金跟你们对赌,没想到你们突然离场了,导致没钱提现了,因为钱早被挪用了,如果2000万就是你们这些读者在玩,那么最终就是读者之间有赚有赔,你是稳赚不赔,赚手续费,假如有虚拟资金进来,那么他们就是用空资金换你们的真金白银,最终把你们的真钱全换成假的了。”

  她说:“你走吧,类似的案件在山东最终就是不了了之,只要把钱还上就行了,因为经济类的案子多属新型犯罪,法律滞后。”

  她说:“要看怎么定性你的身份,如果定性你是公司高管,那么问题就大了,如果你只是代理商,那就没啥问题。”

  2011年10月4日,寥哥自首了,自首就可以掌握主动权,他认为红木盘是我一手策划的,只是租用了他们的平台而已。

  一方面,他伙同孙强使用了虚拟资金操作邮票和红木,试图把散户的钱全部给洗出来,结果我们在发现苗头慌忙跳出的时候,资金池里已经没钱了,从而引发了。

  这么一想,突然觉得寥国原来是下了一盘大棋,他认识我的时候,其实已经是巨额亏损了,他是试图让我把读者吸引到大盘里,他再使用他的吸星,把钱洗到自己口袋里,从而填补窟窿,电子盘只是融资的方式而已,因为大家拿的是真金白银,但是资金都沉淀在池子里,寥国是可以随时挪用这些资金的,若是游戏一直玩下去,也不会有任何破绽,除非出现集体提现,如果寥国不跟孙强使用虚拟资金做空,我们也不会集体提现,是寥国太急了,他不甘心只是挪用资金,他想把资金全部吞掉,所以他给我的内部消息表面是利我的,其实是利孙强的,我们这边抛,孙强那边吃,等我们得到消息去吃时,孙强在那边抛……

  这个游戏,其实可以一直演下去,前提是我要装傻,要配合,而我生怕读者掉到坑里去了,急忙通知他们提现,才导致了这一切。

  (剧透一下:大结局的时候,我跟寥国见过面,我问他是不是一开始就想骗我?他说从来没想骗过我,只是想借助我的读者资源填补资金窟窿,给他争取一到两年的喘息时间,因为他窟窿实在太大了,公司早晚都会死,只是早死晚死的事,但是他不甘心,想试一把。他说的,我真信,我还是相信我们俩是有真感情的。)

  出事后,我一直躲在成都,也不住酒店,也不出门,偶尔上网,但是不登陆QQ,不用手机,不联系任何人。

  2012年元旦,我突然想儿子了,毕竟一周岁了,想给媳妇发个信息,我登陆了QQ,发现也没啥啊?原来都是自己吓唬自己。

  我的想法貌似有些天真?我去说明情况,前因后果说明白,应该就可以回家了,至少不用再提心吊胆了,整天做梦被抓,比被抓到还难受。

  女朋友也被抓了,但是当天就让她回去了,毕竟是个学生,影响不好,而且她的确不知情,只是盲目崇拜而已。

  其实,她还真的不知情,啥都不知道,只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偶像,蜗居在学校旁边的出租房里,仅此而已。

  我们坐火车回HN市,心里很轻松,其实,未必跟犯人是敌人,关键是犯人未必是犯人啊?一路上,我们也是有说有笑,我问他们会不会因公出差的时候顺便旅游?

  晚上,我要上厕所,他们就陪我去,我这个人比较害羞,生怕被别人看到,于是我总是拿衣服挡着,他们也允许,我们相处的蛮融洽的。

上一篇:《木老虎》下 下一篇:《木老虎》上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