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假如,你穿越到500年以后!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15 阅读:

  我也不愿意掺和互联网圈内的事,即便如此,我还是惹了一身骚,但是我不怨别人,都是我自己惹的祸,我承担。

  我喜欢上了这种平淡的生活,有滋有味,每天读读书,我在酝酿更大的事情,而且准备换个身份,我讨厌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圈子,与我的性格格格不入。

  月光很亮,田野有些凄凉,有些冷,我戴着耳机,走到很晚,我喜欢这份宁静,人的生命如此的短暂,我再不爱惜,还能活几天?

  从昨天开始,我训练腹肌了,我不是想成为肌肉男,而是希望肚子小一点,我买了一个腹肌训练机,花了2950元,买回家,我就后悔了,因为这玩意的确有些忽悠的成分,没有任何科技含量,就是一个滑轮,让你跪在滑板上,然后用腹部的力量引导滑轮沿轨道上下滑动。

  我把这个信息分享给了做电子商务的朋友,让他们关注一下类似的偏门健身器械,月销50件就能够成为分类老大,看似不赚钱,其实挺暴利。

  昨晚,看了《白鹿原》,是电影,感觉这部电影拍的很好,因为割麦子的场景我太熟悉了,特别是捆麦子,那动作很专业,我们小的时候,割麦子是大事,父母在前面割,我们在后面捆,我们这里的小孩6岁就要开始下地干活了。

  《白鹿原》的作者是陈忠实,《平凡的世界》的作者是路遥,他们都是陕西作家,而且这两部作品都获得了矛盾文学奖,那么就产生了一个讨论,是陈忠实厉害呢?还是路遥厉害呢?

  我说说个人看法,我觉得陈忠实描写的是大格局,表现了一个时代的变迁,焦点不在刻画人物上,而在描写事件上了,用事件来表现时代……

  这两种写法,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,我来举个例子,大家就明白了,假如蝉禅让我写篇纪实文章来宣传智旅会。

  这时,我就需要用到陈忠实的写法,写大局,写事件,焦点就是“事件”,人物只是穿插于其中,人物性格并不明显。

  如果,我需要写篇游记,讲述一下我自己的心得体会,那么就需要用到路遥的写法,注重突出我的一些内心活动,以我为主线,以事件为背景。

  看《平凡的世界》仿佛就是看自己的故事,读着读着,自己就进去了,仿佛在读自己的故事,这就是为什么这本书成为农村娃必读书的缘故。

  牛哥说:“小说有两种很牛的境界,一种是让你读着读着成了主人公。另外一种就是读着读着成了你向往的人。”

  兆鹏这孩子读了书,学坏了,竟然把辫子剪了,留起了洋头,还声称要自由恋爱,竟然在洞房之夜跑了,要去!

  后来,兆鹏回来了,在白鹿原办起了小学,当起了校长,开学典礼上,兆鹏爹上台抢风头,非要讲两句:“娃,没学问不行,你看我家兆鹏,出去读了几年书,现在回来当校长了,多好,要有文化,娃们好好读书,要争取做县里的校长,全国的校长,全国际的校长……”

  如果,我们真的出息了,他们比谁都高兴,兆鹏爹的表现,其实是很真实的,做父母的就是盼着娃有出息,不管过去你做错了什么,只要你做成了事,你就是值得炫耀的!

  婚姻,恰好相反,一旦父母反对的婚姻,就要谨慎,在《白鹿原》这部电影里,最悲剧的人物就是田小娥,原来是地主的小太太,遇到了黑娃,俩人了,被发现了,挨打了,黑娃把田小娥带回家,想娶她过门,田小娥实在太漂亮了。

  这代表祖宗认可你了,您不要觉得好笑,这毕竟是100年前的事了,族长表示进祠堂可以,但是必须要调查清楚田小娥的来历。

  族长毕竟阅人无数,他一看田小娥,他就知道黑娃养不住这个婆娘,他通过这种方式来反对,于是他让黑娃爹去查一查这个来历,一查,知道是咋回事了!

  即便是今天,如果父母极力反对的婚姻,我觉得大家都要谨慎对待,因为在这方面,父母比我们更专业,而且更清醒,当一门婚姻,多数人都不看好的时候,其实是很难走远的……

  因为,女人太漂亮了,时刻有人盯着,慢慢的就把女人宠坏了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当村里的人都惦记着田小娥时,终究有人会把她拿下的,而且不止一个人……

  兆鹏给黑娃讲了苏联的一些事,特别是自由恋爱,喜欢谁就可以跟谁结婚,黑娃虽然渴望跟田小娥结婚,但是当他听到这些时,他还是觉得接受不了,急忙问兆鹏:“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些吓人的事?”

  这是人性最底层的需求,也是最容易引发深度共鸣的东西,写性不难,但是写到有共鸣,还是有难度的,前几天我推荐了一部电影《断线》,你仔细看看,里面谈到的互联网现象其实就是、利益。

  昨天,看到了一段话,特别好:许多事情,我们已经知道;许多事情,我们将要知道;许多事情,我们终会知道。已经知道的,科学家告诉了我们;未曾知道的,思想家引导着我们……

  所以,当我们穿越到500年以后,我们也会对那个世界充满着不可思议,今天我们来谈谈图腾是咋回事!

  二战时,为确保为确保中所罗门群岛战役的物资供应,美军决定在南太平洋的一些小岛上建立临时物资供应基地。

  岛上有些土著,还处于原始社会,这些土著看到军人们从巨型铁船走下来,土著觉得是神仙来了,这些军人对土著很不错,偶尔分点好东西给他们。

  战役结束后,军人走了,带走了一切,只剩下了一些带不走的建筑物,如飞机跑道之类的,走时,军人去告别,告诉这些土著,我们还会回来的。

  40年后,海面上驶来的一艘铁船打破了小岛的宁静。然而,船上下来的不是军人,而是一支海洋科学考察队。尽管如此,岛民们坚持认为,其数十年的祭祀终于感动了神灵。科考队员们惊讶地看到:一架用草藤和树枝精心编织的运输机模型,置于当年简易机场的跑道尽头,周边形似帐篷的树草棚,则是模仿堆放物资的临时库房。岛民们告诉科考队员,他们每年都要举行隆重的祭祀,由巫师扮演军人,追忆他们为之激动不已的往事。(如图)

  昨天,牛哥喊我来济南,因为他有个客户要过来,想找我见个面,聊聊天,这个朋友是参加了牛哥的顾问计划,聘请牛哥做顾问。

  原计划,今天我去青岛,找小凤一家学习一下淘宝,晚上去烟台,这样我只能先改一下计划,先到济南。

  中午12点,到达济南,发现办公室关着门,看来晴晴不在,我去了牛哥办公室,牛哥说:“我记错了日期了,他是19号到,我以为今天是19号呢!”

  我说:“想起了你以前说的那句话,如果不是发生大的产业,一个人是很难有机会翻身的,而且阶层越来越固化,〈白鹿原〉里就体现的很明显,稍微有个机会,就当县长了,稍微有个机会,就当校长了,如果放到今天,想当个县长,那可费劲了。”

  牛哥说:“我觉得你最近半年写的文章,比以前强了太多,内容越来越有深度了,但是离作品还是有点差距的。”

  我说:“要是想有影响力,还是要写作品的,我给小朱的建议其实挺好的,例如走中国边境线,包括、香港、澳门,一圈下来大约100天,写一本书,肯定很火,不过必须要有深度。”

  我说:“人文、地理、历史、风光,这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,中途停留100站吧?每一站都要买一本相关的书,至少要把书提前吃透吧?这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量。”

  我说:“就跟罗胖子说的一样,都40岁了,应该为自己做点事了,再不做,就没机会了。而且这种旅行赢利是很容易的,我算算你听听的,沿途我能选出100个知名景点吧?例如珠峰,日月潭,丽江,崂山……每个景点带着广告背景拍张照,收5000元赞助费很容易吧?”

  我说:“你想想就是了,游记至少有上百万人关注吧?因为要在各大论坛连载,并且广告主可以参与到旅行当中去,最好还可以建个群之类的。”

  我说:“我是走不出去,因为有家有业,另外这条线路大部分地方我都走过。我觉得这件事还可以写一本书,就是三个月靠旅行赚到了100万。”

  停盘后,我们俩决定去爬华山,步行过去,走了好久,终于到了山脚下,感觉累了,决定先吃点羊肉串。

  在山下,我们遇到了一个大姐,长的特别像张惠妹,把车子开到台阶处,然后打开后门,把她妈妈抱出来,就跟抱孩子似的,边摇着边陪妈妈说话,抱着妈妈学走路,那种感觉太美了。

  我说:“写文章,尽量不要流露负面情绪,例如昨天的文章写的非常好,但是你自己突然来了一句,自己最近写的文章没感觉,那么大家马上就在潜意识里感觉这篇文章没价值。”

  我说:“是的,但是我懂读者心,你不要流露你的情绪,很容易感染读者,例如你今天想去拉萨,明天又不想去了,后天又想去了,那么我问你,如果你是一个读者,你会选择这个人组织的旅行吗?”

  我说:“你还是太聪明,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假如你的思维模式是正确的,那么为什么没赚到钱?如果别人的思维模式是错误的,为什么他们赚到了钱?这是值得你思考的问题,要么你改变,要么你相信别人。”

  我说:“那么,你写文章是给谁看的?如果是给你自己,那么就不用写了,因为心里都明白,如果是写给读者看的,你就要站在读者的角度去思考。”

  我说:“你之所以有情绪,是因为你没有素材,为什么你没有素材?因为你没有主线,为什么没有主线?因为你没有定位和规划。”

  我说:“话题必须具有连贯性,并且要与你的特长和读者的胃口挂钩,例如你就喜欢旅行,那么你就挨着把中国5A级旅游景点写一遍,每天写一个,你觉得还会没有素材吗?还会没有话题吗?所以,一切都在于规划!”

  我说:“刚才我还没说完,一定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去赚钱,包括最初我给你的建议去做采访录之类的,都很不错。还有一个思路,赚钱特别快,但是需要组织能力,就是搞地面聚会,例如你在济南组织一场聚会,济南的这群人随意你挑选,谁都可以当嘉宾,反正都是你的拉萨队友,要么就是智旅会圈内的,每人3000元,至少能招30个人吧?深圳、成都、沈阳、北京,都可以搞,每个月搞一次,都采取嘉宾制,而且要找有实力的嘉宾,这个赚钱最容易,谁做都能做起来,而且影响力越来越大,又不影响你在家生娃,每个月出去一次就行了。”

  她说:“我们在深圳的时候,就有朋友提过这个事,但是大家谁都不敢做,因为怕别人以为自己要当老大。”

  我说:“你高估自己了,也低估别人了,市场是所有人的,不属于任何人,另外能够在市场上存活的人,都是有自己的绝活的,不会随意被别人撼动的,你尽管去做,你认为自己的面子很值钱,其实没人在意你的面子是啥。”

  牛哥说:“如果说顶梁柱,我比你还重要不?我们一个大家庭都指望我,但是你高估了自己,再亲的人走了,也不过哭三天,你现在突然死了,孩子未必生活的不好,媳妇未必生活的不好,你父母会难受,但是哭上三天,也会开始自我安慰,孩子没了就没了吧,日子还是要照样过,一切都会跟过去一样,只是偶尔难受一下。”

  牛哥说:“是的,但是你要学会安慰老人,要告诉他们,死亡是另外一种存在,人是怎么死的呢?我给你讲讲。一种状态是,你走着走着,突然看着后面围着一群人,停着一辆车,你躺在那里,你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灵魂出壳了。另外一种就是你躺在病床上,很久了,突然想坐起来,突然就坐起来了,然后你看到亲人都围着你在哭……”

  我说:“埃及人,是非常重视死亡的,他觉得人活着的日子是很短暂的,死后才长久,所以他们努力赚钱,争取把自己搞成木乃伊。”

  牛哥说:“说的是假的,我觉得你的写作风格,长期下去,能写出很优秀的作品,但是需要好的题材。”

上一篇:英雄难过美人关!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