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批斗,开始!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18 阅读:

  儿子越来越大了,越来越调皮了,会玩打火机了,中午我娘嘱咐他:“不管点着了啥东西,别顾着吹灭它,先跑出去,听着了没?”

  儿子在玩方向盘,很投入,我坐在旁边陪他,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从概率来讲,车祸是永远存在的,我们的孩子也许会成为受害者,也许会成为施暴者,这些都是无法规避的,上帝在抽签,抽到谁,算谁倒霉。

  我们这些做父母的,要最大化的去引导孩子,让他们从小养成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,2011年我去青海湖时,遇到过两起车祸。

  一个大货车撞上了一个面包车,不是很严重,面包车的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妈妈,妈妈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孩子头撞到了玻璃上,出了血,哇哇大哭,在等待救护车时,有游客可能是医生,给予了基本的包扎。

  其实,这就是缺少了基本的常识,孩子是不能坐副驾驶的,也是不能抱着的,必须是坐安全座椅的,大家总觉得抱在怀里更安全,其实你根本抱不住,大家可以做个实验,时速15公里/小时的速度突然来个急刹车,人都会撞到玻璃上,何况我们平时的速度是60、80、100、120……

  据同伴介绍,俩人是并排骑行的,很多人骑车喜欢骑到路中间,总觉得汽车会躲你,这样的心理很多路人都有,以为司机不敢撞。

  每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超过8万人,等于每年发生一次汶川地震,而且99%的事故源于违章,你为什么就坚信你一定是幸运的呢?

  孩子的安全意识,非常重要,做父母的一定要给予正确的引导,我媳妇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,有时抱着孩子就横穿马路了,我跟她谈过几次,我们必须要在潜意识里养成这种习惯,才能让孩子在潜意识里接受这些理念!

  今天,听了一个节目,是讲述中国医疗历史的,专家提到了一个观点,中国人现在又成了“东亚病夫”,饮食不规律,作息不规律,运动不规律,有些年轻人的身体素质都比不上50岁的农民。

  特别是在北方,你拿个小板凳坐在街上观察观察,啤酒肚是常态,胖小孩越来越多,而且中国人没有健身的习惯,为什么中国姑娘喜欢老外,不仅仅是型号问题,更是身材差异。

  就是唱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的那个阿宝,头戴白毛巾,标准的陕北汉子形象,前些日子,阿宝参加了一个跳水节目《中国星跳跃》,你看他那一身肌肉,太匀称了……

  在家的时候,我每天都坚持锻炼,要么骑行90分钟,要么去爬雪山,要么围着村子溜达1万步,基本坚持下来了,但是肚子没小。

  虽然身材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是我觉得整个人步伐轻了很少,今天中午我去田野里转悠了一圈,爬上爬下的,也没觉得累,中间还小跑了一段……

  我觉得,每个人都应该把健身纳入到生系里,否则人生只能越来越糟糕,今天我们不是谈健康话题的,而是谈谈阿宝的白毛巾。

  有空,大家可以找出地图看看,陕西省是狭长的,南北走向,我们都习惯的以为陕西是在河南的西边,特别是走连霍高速,过了郑州是洛阳,过了洛阳是潼关,潼关就是陕西了嘛,而且过了潼关就到西安了。

  2011年,我去额济纳旗看胡,回来的时候走的青银高速,就是青岛到银川的,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出了宁夏竟然是陕西,过了陕西竟然是山西,凌乱了,陕西咋这么长呀?!

  回家一看地图,明白了,陕西的南部主要是宝鸡、西安、汉中,比较富裕,很少有住窑洞的,陕西的北部如延安、榆林,相对比较贫穷,而且是真正的黄土高坡,以窑洞为主,并且头上喜欢戴个毛巾。

  关于这个说法,一直争论不休,因为山西很多地方,也是结在前面,据说河北也有戴毛巾的习惯,那么河北的毛巾咋戴的呢?

  河北的毛巾,就是结在后面的,这个看看《地道战》就知道了,地道战发生在河北保定,大家有兴趣,可以去钻钻,保存的很好!

  其实,阿宝根本不是陕北人,阿宝是大同人,属于晋北人,只是他唱了陕西民歌而已。所以很多陕北的歌手表示,阿宝唱的根本不是陕北味,陕北是什么味?

  有些人把《平凡的世界》作为了,因为这本书的基调太苦了,让人读着很压抑,咋有这样的人生呢?

  路遥小的时候家里穷,8岁的时候,家里穷的吃不上饭了,他父亲把他过继给了他的伯父,他的童年是很凄惨的……

  事情过去了20年了,后来证实他的死纯粹是基因问题,他是肝硬化死的,路遥去世4年之后,他的弟弟王卫军也因肝硬化腹水辞世;2007年4月,路遥另一个弟弟王天乐因同样原因不幸离世。现在,肝硬化又向路遥最小的弟弟王天笑袭来。

  我是最近才看的《平凡的世界》,以前听说过这本书,但是没太多兴趣,而且我一直以为路遥还活着,我一直不理解帮主的那个同学(乔记者),为什么非要骑自行车去找路遥呢?折腾自己干嘛?显示自己心诚?

  优酷里有个路遥的视频,是1993年拍摄的,当时路遥已经去世了,剧组找到了路遥的养父母,他们生活的依然贫困潦倒,老头刚从地里干活回来,特意换上了中山装,表现的很坚强,当剧组走的时候,老头突然流泪了,他抑制不住对儿子的想念……

  一旦富有了,会突然进入奢侈模式,肚子慢慢也大了,生活也奢侈了,路遥当时只抽红塔山,而且喝进口咖啡,为了给女儿吃西餐,能跑遍整个城市。

  我一直看好一种旅行,就是有文化、有深度的旅行,既能科普常识,又能带人领略风光,又有人生智慧的那种!

  因为,他们实现了无数人心中的梦想,从这个角度而言,环旅中国也会很火,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机会,想做就做,不要总是前怕狼,后怕虎……

  大家多数是看看热闹,不会关注太深,更不会成为铁杆粉丝之类的,因为缺少了深度,更多的是“晒”,而观众需要的是什么?是“给”!

  就是说,我关注你,不仅仅是为了看热闹,更是为了得到什么,那么这样的粉丝就有了粘稠度,这个转变是需要技巧的,也是需要策划的……

  她说:“其实,我到了大理,我就明白了很多事,我的旅行就已经完成了,我完全可以接着回去,但是我想既然出来了,就走走吧。”

  她说:“回去的时候,我写写吧,太多感慨了,90后在穷游,不舍得花钱,我跟着她可郁闷了,吃不好,住不好,甚至连出租车都不能坐,必须挤公交。”

  我说:“穷游者,多数是在逃避生活,很多人把他们视为英雄,那是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,也没有换位思考过,当我说旅行属于有钱人的游戏时,大家一片骂声,其实是因为他们没有去经历,包括当时我跟你也探讨过这个话题,你也是持反对态度的。”

  我说:“还有一点,旅行不在于去哪里,关键在于你遇上了谁,至于吃也好,看也好,玩也好,都是辅助而已,更多的是内心的收获,我认为旅行最核心的要领,其实是选择跟谁玩。”

  我说:“这些东西,劝说是没用的,必须你经历了,才会慢慢领悟,而且旅行一定要慢下来,不要把焦点放到景色上,特别是在写游记时,尽量的不要用太美之类的词,例如你说洱海那么美,对于没去过的人,他们可能觉得挺好,但是对于去过的人而言,他觉得要么你瞎说了,要么是你没见过世面,因为洱海污染很严重,而且相比大海而言,根本就不叫海。”

  我说:“一定不要把焦点放到景色上,多描述,少下结论,少判断,一定要想明白一点,我写这篇文章,能给别人带去什么,而不是真的在写你的经历了,没人关注你今天经历了什么,大家只关心今天可以从你这里拿走什么。”

  我说:“频率很重要,就如同当初你出发时,我说一定要找圈内朋友,但是你反驳了我,你说没接触过,咋知道频率不同呢?现在那个70后姐姐不都跟你们分手了吗?频率有个很重要的前提,就是有交集,而且一定要借助你的自身优势,例如你是个小名人,至少有几万人知道你的名字,而且当他们知道你在丽江时,很愿意接见你,他们给你讲述的丽江,肯定是另外一番味道,绝对跟你自己看到的不同,就如同我们去沂源摘苹果,如果是我自己去摘,有啥意思?但是是去朋友家摘,有很多东西就可以了解的很深,虽然我没写,但是不代表我没学到。”

  晓燕跟着我们旅行了一圈,不管走到哪里,大家都一眼就可以认出她,很热情的问:“你就是那个军嫂吧?!”

  优势不是长期存在的,一定要最大化的、及时的使用,因为一旦众人不再提你,众人就会把你慢慢遗忘。

  如果试图靠游记成名,仅仅是把景色介绍一下,永远成不了名,一定要写一些有深度的话题,而且要深入浅出。

  但是很有规则,前提是你仔细分析一下,都是环环相扣的,衔接的很好,而且我的思维本身就是跳跃型的,如果你也跟着写这种风格,很容易被人讨厌。

  假如,我娘年龄大了,耳朵不好,每天我都去看她,坐在她的旁边,拉着她的手,给她讲述我今天的见闻。

  这就是絮叨法,完全以讲给她听为目的,这样写法有个特点,读者看日记时,仿佛懂懂就拿了个小板凳坐在你面前,眉飞色舞的在讲话。

  如果能够把地理、历史、文化、现代、人文融合到一起,做一次边境旅行,会特别火的,希望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组建个团队去搞一搞,我可以帮着招募广告,我可以很保守的承诺,只要您用心去做,我给招募50万的广告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在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路遥把河南人比喻成了吉卜赛人,当时晓燕也跟我谈过这个观点,但是我这个人学问有限,我不知道什么是吉卜赛人呀。

  第二次是孙少安去给牲畜看病,晚上没处住了,在一个打铁铺借宿,铁匠是河南人,当时整个陕北的铁匠都是河南人,路遥就是在这个地方提到河南人就像吉卜赛人,能够在全世界生存下来,但是又不同于吉卜赛人,因为河南人有手艺,勤劳能干,靠劳动养活自己……

  在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孙玉亭也蛮有意思的,家里穷的叮当响,但是就是想当官,他很享受当官给自己带来的荣誉感,当了个什么官?

  公社里有任务,每个村要抓出一个典型,就是那些有资本主义倾向的人,例如偷着做生意的,或者乱说话的人。

  但是,他们村实在找不出人来,于是就把田二拉上去了,田二是个疯子,天天嘴里说着:世道要变了……

  牛哥跟我讲过这样的话:“在国企里,要想当住领导,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学会发动群众斗群众,让大家窝里斗。”

  我们总是庆幸,生活在一个如此和谐的时代,不过你仔细观察一下微博,批斗从来就没停止过,只是形式变了而已,有人负责喊口号,网民负责推波助澜。

  犯了法,有法律来制裁,老百姓不需要掺合什么,而且我们的往往会左右司法的判断,道义和法律并非是完全一致的,在司法史上,有这么一个故事:公元1608年的一天,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闲极无聊,想去皇家法院审审案子,解解闷。他来到普通诉讼法院,首席官爱德华.柯克热情接待了国王陛下。但令国王詹姆士一世吃惊的是,柯克官竟然拒绝了他的要求。国王感到不悦,觉得很没面子,于是质问原因。柯克官据理力争:“上帝的确赋予陛下极其丰富的知识和无与伦比的天赋,但是,陛下对于大不列颠王国的法律并不精通。法官要处理的案件动辄涉及臣民的生命、财产、继承,只有自然理性是不可能处理好的,还需要人工理性。法律是一门艺术,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之前,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。”

  当时的批斗会咋批斗?把犯人拉上台,然后大家轮番上台发表此人的恶行,然后可以用口水去唾弃他,甚至可以打他。

  他妈“恩”了一声,接着便撩起围裙揩干脸上的泪痕,母亲意识到她不能再哭了,以免加重儿子的精神负担。

  为了让大家安静,准备大发脾气的杨高虎立刻站起来——没想到坐在另一头的孙玉亭,由于板凳失去平衡,一个马趴栽倒在了地上,把桌子上的一杯茶水都打翻了。全场人于是一齐哄笑起来。

  关于〈平凡的世界〉明天继续写,大家有兴趣去延安的,可以联系我们圈内的美女,她叫王敏敏,在延安支持炼油事业,她的联系方式在置顶日记的通讯录里。

  例如〈罗辑思维〉,每一期都整理成文字,在QQ空间里肯定转载率超级高,一个超级QQ就这么产生了。

  不过,文字版一定会出现的,因为罗振宇肯定会把内容出书的,你或者会问,他会不会生气?他应该不会生气,还会感谢你,并且在视频里提到你的名字,信不信,由你!

上一篇:我要瘦成闪电!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