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我们都是侩子手!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21 阅读:

  提起地主,人们立刻联想到了“周扒皮”,咱读书的时候,也学过这篇课文,是知名作家高玉宝写的,从而让“周扒皮”成了全国知名商标,比“周黑鸭”还出名。

  “周扒皮”的原形叫周春富,是辽宁省瓦房店市的一个地主,在1948年土地改革运动中,被活活打死,邻村有个文艺战士叫高玉宝,写了一本畅销一时的《高玉宝》,宣称周春富生前被唤作“周扒皮”,以阴险狡诈长于剥削著称,最经典表现是,半夜跑到鸡圈学鸡叫,然后以天亮为名让佣工早起干活。“半夜鸡叫”的典故,事实上,这些基本都是杜撰的,现在这篇课文已经从课本里删除了。

  现实中的周春富其实不是一个地主,在成分划分时,他被划为富农,批斗他的理由是他曾经偷过别人家的葫芦,全村人轮番批斗,拿着胳膊粗的棍子轮番打他……

  不是,是仇恨他比自己富有,谁比自己强,我们就想谁,所以当提出“斗地主”的口号时,老百姓的热情彻底被激发了,凭什么你们比我们有钱?!

  就如同,假如现在有人提出瓜分马云、史玉柱的财富,分给吃不上饭的老百姓,互联网肯定是一片欢呼声,那些被处罚过的淘宝店主,肯定用臭鸡蛋丢在马云的脸上……

  昨天的日记里,提到孙少平的姐夫王满银,他就是这么一号游手好闲的二流子,平时打扮的还蛮时尚的,他的愿望是什么?社会越乱越好,最好来次大地震,让所有的人财富归零,我穷,你们都要跟着我穷!

  这个事被炒的沸沸扬扬,有个疑点就是车辆的车牌比较特殊,一个是00027,一个是00061,按照各地的车牌规则,这应该是辆公务车。

  于是,网民不干了,又是人肉搜索,又是义愤填膺,而且还有些人不畏违法,把这三辆车的登记信息都给公布出来了。

  第一、我们看到的、听到的,并不一定是。你静心思考一个问题,被别人超了车,真的至于打一顿吗?

  我在成都双流找酒店时,路上慢了一点,有个面包车跑到我前面,来了一个急刹车,他就是故意的,想让我追尾,以此来报复我,接着他就急加速跑了,换句话说,如果我们也是三辆车,你说会不会追上他呢?打他一顿呢?

  一切皆有可能,出门在外,没人爱惹事,在互联网上,看似弱者的,往往是真正的强者,都是在装可怜,装受害者而已!

  第二、网民为什么义愤填膺?其实跟斗地主的心理是一样的,这个事管咱什么事?可是网民普遍站到了道德致高点,甚至有种法官在宣判的感觉,仿佛自己代表了正义,你仔细想想,是不是如此?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斗地主,我们都在扮演着打手!

  第三、学会理性分析,不参与,不推波助澜,最著名的“我爸是李刚”这句话,N个记者去调查过,包括在双方当事人的笔录里,均没有出现过这句话,就是网友给杜撰的,却被我们当名言给传播了,这就是网络暴力,看似不疼,其实杀人于无形,不要去掺合这些事,因为你看到的永远是表面,夏俊峰杀了一个,网民视他为英雄,呼吁刀下留人,你有没有想过,杀了真的就是英雄吗?就真的该死吗?如果真的这么讨人厌,咱取缔了这个部门好不好?你真的希望取缔吗?当你家小区门口、马路两边到处都是小商贩时,是不是你就满足了?你就开心了?

  从这个角度而言,李双江一家,其实也是受害者,我们都在欺负他,你想想是不是?按照未成年人保,李天一的身份是应该受保护的!

  胡律师曾经想写一篇“李天一案”,他就是想从人性和法律方面来剖析一下这个案子,但是我觉得会引起太大的争议,不建议他写。

  《老友记》虽然选择的都是重量级嘉宾,但是聊的话题普遍比较肤浅,无论是主持人还是嘉宾,均没有进入状态,都当半娱乐性质的节目去发挥了,很少有话题能够上升到“人性”的高度,素材不错,可惜没炒好,注定了是昙花一现,这类节目李咏也尝试过,叫《咏乐汇》。

  那么,《杨澜访谈录》为什么能火这么久呢?十年了,依然高居不下,因为杨澜采访的很有深度,她的每个话题都是精心策划的,不过你打开杨澜前几年的采访录,也是很肤浅的,是这两年才慢慢有了深度,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。

  相比而言,高晓松的《晓说》就强了很多,讲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,而且是天马行空,今天可能说美国,明天可能说宋朝,看高晓松写的书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这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,而且还有点小博学,但是做节目,还是娱乐化了一些。

  罗振宇的《罗辑思维》是这两年最火的自媒体之一,而且他亲自上阵,讲述的内容也是深入浅出,最近半个月,我每天都会听一集《罗辑思维》,我觉得罗振宇是个人性大师,未来会越来越火的……

  有些观点我不赞同,但是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他,例如他说80后是最悲哀的一代,在单位里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,我倒觉得80后是最幸运的一代,因为遇到了互联网,我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在财富上超越70后,但是我们说的都有道理,他是从上班族角度分析的,我是从创业者角度分析的。

  我原以为,互联网时代成名会很容易,包括我也全力推广过晓燕,她现在日记访问量也已经突破1000人/天了,您不要觉得这个数字少,我写了三年才达到这个水平,而且您也不要拿这个数字跟上述自媒体比较,我说的访问人数,都是真正的意向人数,我们全村都没有1000人,等于我们全村每天都等着看你文章……

  昨晚,晓燕又给我打电话,然后在网上聊了一会,她笑了,她说:“关键是那些网友不认识我,不了解我的性格,如果了解我的性格,他们就不会这么说了,我是一个很难被人改变的人,我做的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。”

  从这句话,也能延伸出一点,平时的时候,不要轻易给别人建议,因为你不了解对方的实际情况,当别人没有需求的时候,你过多的干涉别人,其实是给别人添乱,就如同有网友给我发信息,告诉我如何教育孩子,如何搞好夫妻关系……

  人为什么这么累?就是操心操多了,你管别人干嘛?你自己过好了,就行了,别人幸福与否,与你没关系……

  我说:“晓燕太有主见,策划不了,因为她顾虑的东西太多,她想做淘宝,但是又不想走出去,在一个没有淘宝创业氛围的环境下,是很难成长起来的,氛围是很重要的,如果她去深圳做淘宝,氛围就决定了她一定能做起来。另外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不要去过多的干涉别人,出于对朋友的帮助,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够多了,对于其他的拉萨队友而言,这已经是不公平了,因为写别人写的比较少。”

  当然,大家看到的都是表面,深层次的原因,我也不想写,人不能生活的太透明,她现在的焦点不在赚钱上……

  我不适合做策划,因为策划是一个严谨的工程,要涉及到资金、人员、管理、定位、家庭、婚姻等等,方方面面,我觉得牛哥是很适合做策划的,因为他有高度,有发言权,今年牛哥也搞了一个顾问计划,前天到济南的卖红珊瑚的单峰,就是牛哥的第一个客户,后来陆续又招募了一批客户,牛哥用EXCEL表把这些客户管理起来了,挨着约见这些客户,面对面交流,给理顺目标和计划,然后再定期打电话回访,监督计划执行,平时这些客户遇到问题,就直接打电话找他……

  牛哥做这些事的长远计划,就是为孩子铺设人脉圈子,因为这些客户层次相对比较高,例如郑州的那个哥们,他是做软件的,年利润800多万,他光会赚钱,不会花钱,是拜师牛哥学理财,我以前在日记里写过他的专访,这也是牛哥为什么对他们这么用心的缘故,就是在给孩子铺路。

  我觉得跟着牛哥这一年,学到了很多东西,人生也发生了一些蜕变,我觉得缺少人生导师的创业者,可以去找牛哥聊一聊,如果需要找牛哥做顾问,我提前帮着把丑话放到前面,是收费的,每月3000元,可以免费试用三个月,不满意就把他解雇了。

  我和蝉禅都是牛哥带出来的,牛哥是真正的人性大师,可以问问接触过他的人,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……

  其实,你想想,也不贵,等于聘了个员工嘛,而且没啥风险,见了面,喝了酒,聊了天,接触三个月,他没改变你的轨迹,你也没任何损失,不就损失点去济南的路费嘛,也没几百元!

  这一年来,日记访问量从3000/天到了10000/天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几乎天天写跟牛哥的对话,我在他的办公室里待了接近1年,天天跟他在一起。

  后来,家里离不开,媳妇在东莞学习英语,儿子自己在家也不合适,我需要在家,跟牛哥只是偶尔见面,每周能聚一次,牛哥就建议我主动走出去,去拜访一些名人,从而吸引更多的读者。

  我觉得拜访名人我也走不出去呀,于是我开始了读书,例如最近在读《平凡的世界》,今天我继续分享几点《平凡的世界》的读后感。

  孙兰花的丈夫王满银因为倒卖老鼠药被抓走了,孙兰花没命的哭,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女人太善良,又不识字,她根本不知道事情的轻重,他看到来人拿着枪,她以为会把她丈夫给枪毙了。

  补充一点,昨天提到王满银是从河南人手里倒卖来的老鼠药,有人说我歧视河南人,我可没这个意思,这是《平凡的世界》里的原话。

  其实,就是缺少常识,刘晓庆被抓起来以后,她想,反正不会被判死刑,她的心态就调整的很好,依然坚持每天锻炼身体,在牢房里每天步行8000步……

  孙少平家里养着一头猪,这是全家人的“银行”,读到这里,我感触特别深,在我小时候,家家户户养猪,而且我家是养猪大户,为什么是养猪大户呢?因为我们家是种粮大户。

  就是喂猪,最终零钱变个总钱,我记得80年代的时候,我们家卖了一窝猪,卖了1万元,那时万元户还是很牛B的,我二哥给我家写对联,写了一个万元户,我爹害羞,没好意思贴。

  这就是农村人的观念,总认为粮食不值钱,猪才值钱,那时为了省粮食,猪是散养的,出去吃草,这个季节就去田野里吃花生、地瓜。

  猪的嗅觉很灵敏,它能够闻到地下埋藏的地瓜,然后就开始拱,而且很有规律,围着地瓜拱出一个圈,最终把埋藏的很深的地瓜挖出来。

  因为光吃草和地瓜,猪不长呀,一头猪要养上两三年才卖,而且这些猪已经野化了,跑的特别快,肉也结实,能量都消耗掉了。

  阿俊姐现在在青岛搞了一个猪肉项目,这些猪肉就有过去猪肉的味道,前年的时候,我和阿俊姐一起去莒南考察养猪场,那里的猪是供中南海的(门口挂着牌子,莒南的朋友应该知道)。

  去了,的确很开眼界,先要消毒,这里的猪有运动指标,每天要跑多少路,饲料都是纯粮食配的,无菌养殖基地,不用抗生素,而且是计划养猪。

  就是说,今年母猪产多少头仔猪,今年产多少猪肉,瘦肉率是多少,都是有严格的数字计划的,而且是可控的……

  那天中午,我们吃了一个猪脸,就是把整个猪头横劈开的,太香了,负责养猪的这个人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养猪专家,大家都喊他孙博士,他以前是在新西兰养猪的。

  阿俊姐的猪肉店走的就是高端品牌,在宁夏路就有一家店,具体品牌我就不说了,否则大家以为我在做广告。

  他们并不看好黑猪肉,因为黑猪肉纯粹是概念炒作,如果黑猪肉的确比白猪肉好吃,按照市场规律,那么白猪就成了稀缺资源了。

  继续说《平凡的世界》,孙少平的奶奶,耳朵聋,常年卧床,她在床上听到儿媳妇跟孙女哭涕,又是枪,又是……

  家里人也不管老太太,久病床前无孝子,这是很现实的事,就跟牛哥说的一样,人一定要活的有尊严,如果没有尊严了,其实也就可以走了。

  孙少平对奶奶还是很不错的,润叶给了孙少平几十块钱,孙少平不舍得花,给奶奶买的止疼片和眼药水,现在的孩子很少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了,从而没了爷爷奶奶的那种感情。

  我们小时候,就是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,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幼儿园,爷爷奶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。

  现在,我儿子又跟我父母在一起生活,等我儿子长大的时候,他回忆童年的时候,也是有很多故事可写的。

  孙少平的父亲叫孙玉厚,他是穷困潦倒的一个人,他唯一的欣慰就是儿女都很懂事,他生命的全部意义是什么?

  农村人,活着其实就是为了延续,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叫“完成事了”,也就是说可以“享福了”,完成事的标准就是把女儿嫁了,把儿媳妇娶了。

  这就是农村人一辈子的梦想,都是在努力赚钱为儿子造房子,而且现在农村彩礼越来越多,彩礼其实就是“卖女儿”演变而来的风俗……

  孙少平那一代人,必须要学会种地,否则父母死不瞑目,我们这里就有这个说法,有的老人死的时候,总是担心儿子生存不下去,因为儿子不会种地。

  现在,大部分人都不会开手动档的车了,路上照样车水马龙,世界在朝前发展,不要总是,其实未来的人是不需要会写字的,这是必然趋势。

  你的操心是多余的,让孩子与世界接轨,不要总是试图拿你的思想去要求孩子,我姐姐就允许孩子玩网络游戏,我问为什么呢?

上一篇:挖个窑洞,谈场恋爱!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