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懂懂日记 > 文章内容

我在唱歌~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09-15 阅读:

  张艺谋的《活着》,陈凯歌的《霸王别姬》,都属于他们各自的代表作、颠峰作,按理说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他们咋就拍不出好电影了呢?

  《活着》跟《霸王别姬》的原著都属于名作,而且都是大家之作,《活着》是余华的作品,《霸王别姬》是李碧华的作品,余华当年还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角逐者,有人觉得余华比莫言更深刻。

  芦苇是个编剧天才,他跟《霸王别姬》里的程蝶衣一样固执,坚守自己的原则,绝不像商业妥协。最终,他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……

  王朔比芦苇聪明的多,让我植入广告,我就植入,这有啥呀?能赚到钱就行,所以冯小刚喜欢跟王朔搭档。

  视金钱如粪土,他看不起那些向钱妥协的编剧,导演让你咋改,你就咋改?好的剧本让导演给改瞎了,导演为什么喜欢改剧本?

  芦苇,在西安隐居了,试图从商品时代逃逸出去,这几年没啥作品,改了《白鹿原》的剧本,结果被毙了,因为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了。

  就如同《遥远的救世主》里的芮小丹一样,要么有尊严的活着,要么死去,当她知道自己生活不能自理时,已经毁容时,她选择了。

  因为,英没有阻拦芮小丹的,但是英为什么不阻拦?因为他太懂芮小丹了,知道拦也是拦不住的,不如让她走吧。

  英也是这样的人,当初父亲有病,有两个选择,要么是让父亲死去,要么是当植物人伺候着,他选择了前者。

  那天,我去马瑞芳老师的签售现场,我就在想这个问题,这算是我们山东名气最大的作家了,还是《百家讲坛》的名家,为什么没人来捧场呢?

  《活着》跟《霸王别姬》还有相同点的,都是芦苇编剧的,都是葛优、巩俐主演的,看了《活着》这部电影,对葛优有了新的认识,他作为票房常青树,有他的实力。

  我是我,生命是生命,我和生命是友情关系,只要生命不抛弃我,我就好好珍惜生命,无论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。

  爹死了,娘死了,家产被输光了,女儿成了哑巴,儿子死了,老婆死了,女儿死了,最终只剩主人公一个人了,还有一头牛……

  余华就这么狠,每部作品都这么残忍,他喜欢描写死亡,他把社会的灾难全部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去宣泄了,最终主人公都麻木了,是被时代弄的麻木了。

  《活着》与《霸王别姬》时代也类似,从到,一段荒唐的历史,仿佛我们看现在的朝鲜,结婚拍照还要举着毛主席语录。

  他们用小人物的悲剧来表达时代的悲剧,在那个荒唐的时代,人性都是扭曲的,老子是地主,儿子就主动跟他划清界限,斗地主的时候,儿子最用力,表达自己的决心,我爹……

  我在想,我们这个时代真是好,至少是和平的,言论至少是半自由的,人们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少,人性越来越自由,若是在那个时代,我要是有个地主之类的标签,我的这些读者就会立刻反戈,抄我的家,押着我,还要宣读我的罪名,再也没有人敢公开承认:我跟懂懂是朋友。

  发动群众斗群众,讲个故事:狼每天要吃掉一只羊,又不想羊群反抗,遂把羊群分为胖羊与瘦羊。想吃瘦羊时,就在胖羊群里喊:你们说,我是不是应该吃掉一只瘦羊?其立刻得到众胖羊的支持。当他想吃胖羊时,就会站在瘦羊堆中如法炮制。最后,只剩下一只羊时,虽反对,无济于事。

  《活着》里的主人公叫富贵,也就是葛优扮演的,他的遭遇很像教练技术里的一个体验环节,教练让你在黑板上写出20个最重要的人。

  此时,你觉得这不再是个游戏,剩余这几个的时候,每划掉一个,都会哭上好久,仿佛他们真的离我们而去了。

  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,我接触过的朋友,多数都是先划掉了孩子,愿意跟配偶走完剩余一生,也有人会划掉配偶,选择孩子。

  这个游戏是让你学会珍惜,学会感恩,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会离你而去的,《活着》里的富贵,就被作者余华全给划掉了,一个都不留。

  同时,还告诉你另外一层: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上天给你的,还会拿走的,你就是你,本来就是孑然一身。

  2008年,我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,大约有两个月,我就观察写字楼里的这些白领,打扮的挺时尚的,每天午饭是工作餐,也就是盒饭,周末也不出去玩,偶尔有个娱乐活动就是周末AA去KTV唱歌,还要排队。

  最终,我选择离开上海,我觉得人生如此短暂,咋能荒废到上海这个混泥土笼子里呢?日复一日的三点一线,觉得自己是个精英,当你跳出来看,你就是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。

  最初,她很坚强,但是毕竟总是有人怂恿她啊,鼓动她啊,久而久之,她也给了自己借口,就改嫁走了。

  就是在父母身体健康的时候,多陪陪他们,真等他们瘫痪成植物人了,你再孝顺,也是扯蛋了,你自己也烦了。

  父母眼界越高,晚年越凄凉,因为供孩子读书了,考上大学了,在外面混好了,只有逢年过节回来待几天,突然有一天,老头或老太不行了,急忙打电话,儿女赶回来了,办完丧事,又回去上班去了。

  相反,那些儿女没出息的,倒是天天陪伴在父母身边,即便是年龄大了,自己也不孤单,因为身边有孙子陪伴。

  余华的《活着》就是一面镜子,每个人都可以在里面照到自己的内心,巩俐比徐帆更适合演妈妈,儿子被撞死时,葛优与巩俐的表现更加的真实,徐帆只知道号啕大哭,差远了。

  例如,富贵是个少爷,爱赌,输光了祖上留下的所有家产,从此又开始张罗生计,变成了一个扎实的贫下中农。

  女人,一旦发现了自己男人喜欢赌,喜欢吸,往往试图去拯救,其实你有这个想法就是天真的,永远改不了,最终的结果是把你自己赔上了。

  如果你还在谈恋爱,你发现男友喜欢赌,哪怕他再优秀,你也不要嫁给他,终究会把你也输出去的,赌徒就是不值得信赖的。

  我采访过一个喜欢的男人,他是石油系统的,收入也不错,平时表现特别正常,你问他害人不?

  但是,每年他都会犯病,看到那样的场合就拔不动腿了,他自己也知道里面有诈,但是自己管不了自己了,最终负债几十万了。

  她说几点睡觉,就是几点睡觉,说不上网,就不上网,她偶尔找我,也是写封信,很少聊QQ之类的,她认为人应该自己救赎自己,我们每个人都是病人,应该改变。

  我是这么评价的,余华写的小说,更像小说,莫言写的小说,更像日记,让你觉得特别真实,莫言有篇文章叫《奇遇》,这篇文章也经常出现在语文考试里,你会发现一点。

 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,文字能够经受的起推敲,是贴地飞行的,余华的小说,还是太像小说了,例如春生最初是跟着富贵混的,后来跟了部队,当了兵,竟然成了区长,还把富贵的儿子给撞死了,太巧了,也就不巧了。

  市场喜欢热闹的电影,例如《泰囧》,市场喜欢英雄式电影,例如《让飞》,这样的电影其实都是快餐文化,是经受不起推敲的。

  西方的影评人首先考虑的是剧本,就是你讲了一个什么故事,其次才会考虑你拍的如何。《教父》、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都是由畅销多年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。

  拍出来没票房,谁还拍啊?为什么拍电影?不就是为了赚钱吗?如果连钱都赚不到,还拍个P呀?你以为你是雷锋啊。

  最终,导演都妥协了,什么赚钱,拍什么,看看张艺谋近几年拍的烂片,《三枪拍案惊奇》能叫电影吗?

  因为,龙应台笔锋更犀利,最关键的一点,龙应台做过,她站的更高一些,即便是从文学功底而言,龙应台一点都不属鲁迅。

  其实,他们也分不清什么是,什么是党,有的当兵纯粹是为了混口饭吃,有的当兵是为了好玩,觉得蛮刺激的。

  人们慢慢的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了,当年我们眼中的,不也是我们自己的人吗?他们只是跟错了人而已,他们真的值得我们仇恨吗?

  宣扬一个国家的仇恨,久而久之,使自己心胸越来越狭隘,看似立场坚定,其实违背了人性,有一天我和亲哥哥走上了战场,当面对面时,可能因为信仰不同,他会把射入我的胸膛。

  人在不同时期,不同阶段,价值观是不同的,如果我们遇到十年前的自己,肯定上去就是一巴掌,还会骂一句:SB!

  我有个小跟班叫苏乞儿,山大中文系毕业的,有着非常好的文学功底,比我强多了,她准备朝编剧方面发展。

  我给她的建议,不是让她自己的写作内容,也不是让他拜师于名作家,就是多去经历,可以尽情的谈恋爱,尽情的体验生活,喜欢,就去,喜欢旅行,就去,喜欢出国就去,喜欢挖煤就去。

  不要去写理论,不要去写心灵鸡汤,因为你没有经历过,你写的鸡汤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味道,真正的鸡,不是那个味的。

  第一、学会讲故事,讲真实的故事,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,融合到故事里,虽然你什么都没说,但是你什么都说了,试着去做采访,甚至当个记者,多去接触一些有社会地位的人,甚至跟他们发生点恋情,也无妨。

  第二、让自己有足够高的眼界,有钱、有身份、有地位、有粉丝,不同高度的你,文章的穿透力不同,你站的越高,你的文章越有穿透力。

  她有个长篇连载叫《那么成功为什么》,类似《秘密》一样的文章,我不认可这类文章,但是我还是鼓励她去连载,鼓励她去出版。

  但是,出版社为了保本,一定会拉作者下水的,要求包销几千本,其实这都是骗人的把戏,让你先给钱……

  原因很简单,这是她目前唯一的长篇,也是唯一具有出版可能的,只要出版了,她的格局瞬间就变了,她是作者了,有作品了,有粉丝了,别人看她的角度不同了,她可以站在作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,她再去读书时,更懂别的作者了。

  我觉得,最容易出版的是新华出版社,因为我有这个社会资源,当年小武编辑找我出版安全驾驶,我没兴趣,因为我对出书没兴趣了。

  对于一个写手而言,出书是蜕变的开始,其实谁都能出书,只要你想出,阻挡你出书的不是别人,是你自己在内心深处对自己不认可,你不是被别人拒绝的,是被自己拒绝了。

  相比画家、音乐家而言,作家是最难的,不是天天在家苦练就能成才,而是需要你有足够的人生阅历作为基础……

上一篇:《木老虎》上 下一篇:走,去南非!

相关阅读